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
经方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 编辑词条 发表评论(0)

        系统性红斑狼疮(西医病名)临床表现复杂而多变,本病最早见的症状为:发热、皮肤红斑及关节痛,而光过敏、粘膜溃疡、脱发,两手足对称地发白、紫纷、潮红顺序出现的雷诺现象,以及血管炎病变引起的手足大量疲点及皮肤青紫斑,血液系统异常所引起的系列表现,如贫血、白细胞和血小板减少等等,均是其较为常见的临床表现。系统性红斑狼疮所累及的内脏系统中,以肾损害最为常见,其次为心脏损害,而肺损害、脑损害、消化系统损害等亦较为常见。此外,由于本病是一类慢性迁延性疾病,因此在其病情演变过程中常伴随着并发症的发生,如:感染、出血、缺血性骨坏死、骨质疏松、低蛋白血症、肾功能衰竭以及心力衰竭、呼吸衰竭等。由此可见系统性红斑狼疮病情的复杂性,目前西医学亦开始提倡该病的个体化治疗,从一定角度来讲,此与中医的辨证论治有着共通之处,正所谓“殊途同归”。辨证论治理论体系为东汉末年(公元二世纪)著名医家张仲景所创立,通过辨别阴阳表里、寒热虚实、营卫气血、真假证候、主证兼证,来判明脏腑经络病变所在及其相互转化。在系统性红斑狼疮的演变过程中,亦充斥着这些证候的变化,且本病症状频多,病机错综复杂,病情多变,常累及诸多脏腑组织器官,往往病势缠绵,易于反复,通过辨证论治,临床上出现了百花齐放、百家争鸣,多法并存的治疗状况,从个案到临床研究,从协定处方到分型论治,观点各异,见仁见智,各有其独到的见解和体会。 &”~~@%

升麻鳖甲汤
出处:
《金匮要略‘百合狐螯阴阳毒病脉证治第三》云:“阳毒之为病,面赤斑斑如锦紋,咽喉痛,唾脓血。五曰可治,七曰不可治” “阴毒之为病,面目青,身痛如被杖,咽喉痛。五曰可治,七日不可治”。 &”~~@%
方药组成:
升麻 二两   当归 一两  蜀椒(炒去汗)  甘草 二两  雄黄半两(研)   鳖甲 手指大一片(炙)
方义:
方中升麻佐甘草清热解毒;鳖甲配当归滋阴、行血、散疲;蜀椒以导火归元,下达命门;再配雄黄以解其毒。用以治热扰营血、热奎于上之阳毒,使疫毒得解,其病得愈。

~@%~~@%$#~

医案:
黄某,女,31岁
1997年9月初诊:患系统性红斑狼疮已4年,曾经中西医治疗(用药不祥),症状虽有所缓解,但不显著。诊见面赤,颧部环状红斑色晦暗,中央呈淡紫色并见毛细血管扩张,周边布细薄磷屑,乏力,平素时有关节酸痛,低热缠绵,伴纳食不香。苔薄黄,脉细数。实验室检查:ANA(+),抗ds一DNA(+),LE细胞(+)。 $%!*~~#~@%
证属血分疲毒,兼有阴虚。治宜清热解毒散疲。兼益肾养阴。用升麻鳖甲汤合六味地黄汤加减。处方:升麻、当归、炙鳖甲、炒赤芍、炒白芍、熟地黄、山茱英、山药、泽泻、牡丹皮、获答、炒白术各10g,蜀椒8g,生黄茂、炙黄茂各30g。

yiguanjia

每日仍服用泼尼松20mg,且逐渐减量,至第四个月停用。加减:咽喉红痛加丹参15g,大青叶20g,射干10g;腹胀纳差加焦山碴、九曲各10g,低热不净合青篙鳖甲汤;后又因妊娠加用杜仲20g,茅根30g。连服月余,面部红斑消退,全身症状明显好转,实验室检查全部转阴。后足月顺产一男孩,母婴平安。 
&-!5^-!^)*~~

解析:本例患者素享阴虚,阴阳失衡,阴虚无以制阳,虚阳内扰,故见低热缠绵;肝肾阴虚,无以濡养筋脉、骨节,故而关节酸痛;又热毒内侵,故而见面赤,颧部环状红斑色晦暗,苔薄黄,脉细数。综其病机为热毒疲于血分,同时兼有阴虚。故投升麻鳖甲汤清热解毒,活血化疲,以祛其邪;六味地黄丸养阴益肾,以固其本。方中升麻清热解毒、升散疲热,当归、鳖甲滋阴活血、软坚散疲,蜀椒通血脉、调关节,熟地、枣皮、山药补肾、养阴、涩精,泽泻、获答利水渗湿,同时可引热下行,丹皮、赤芍清热凉血养阴,白芍养阴柔肝,生炙黄茂、炒白术健运脾胃、辛卜益气血生化之源,炙甘草调和诸药,诸药配伍,共奏样鼓之效。
$%!*~~~@%$#~


白虎汤
&-!5^-!^)*~~

出处:
《伤寒论·阳明病》篇云:“伤寒,脉浮滑,此表有热,里有寒,白虎汤主之。” (176条)
“三阳合病,腹满身重,难以转侧,口不仁,面垢,澹语,遗尿。发汗则澹语;下之则额上生汗,手足逆冷。若自汗出者,白虎汤主之”(219条)

&-!5^-!^)*~~


“伤寒,脉滑而厥者,里有热,白虎汤主之”(350条)
“伤寒,脉浮,发热无汗,其表不解,不可与白虎汤”(170条)
方药组成:
知母 六两   石膏 一斤(碎)   甘草 二两(炙)   粳米 六合
&”~~@%

方义:
方中石膏辛甘大寒清热,知母辛苦寒滑而润,二药同用,可清阳明独盛之
热。炙草、粳米益气和中,并可免寒凉之药伤胃之弊。
医案:
患者胡某某,男,17岁。主因颇面及双下肢浮肿2月,发热1周。于2000年10月n日以“慢性肾小球肾炎?”、“发热原因待查?”收入住院。患者2000年8月中旬无明显诱因出现双下肢轻度浮肿,至某医院就诊,查尿蛋白(++),红细胞3一5个/高倍视野。诊为“肾炎”。予保肾康等治疗1月余,病情无好转。 &$#$~~@%
2000年10月5日起发热,当地医院诊为“肺部感染”,静脉点滴青霉素治疗5天仍发热不退,遂转入我院。入院时症见颇面及双下肢轻度浮肿,腰酸乏力,脱发,午后及夜间发热,发热前恶寒明显,口渴饮水不多,纳可,小便黄,大便偏干。实验室检查:血红蛋白90g/L,白细胞 2.9X101。/L,尿蛋白+++,尿红细胞10一15个/高倍视野,ANA(+)、抗dsANA(+)\抗ENA(+)、抗Sm抗体(+)。肾活检示毛细血管内增生性(w型)狼疮性肾炎。入院诊断:毛细血管内增生性(w型)狼疮性肾炎。予以清营汤合白虎汤加减。处方:水牛角12g、生石膏30g、知母12g、牡丹皮12g、生地黄12g、玄参30g、麦冬30g、连翘12g、荆芥6g、滑石30g、茵陈12g、白花蛇舌草30g、生甘草6g。同时予以西药糖皮质激素及免疫抑制剂治疗。服药6天后,发热逐渐减轻,再治疗1周后,体温逐渐恢复正常。 ~~@%&”~~~@%
解析:该患者发热特点为高热,热盛则津液内伤,故见口渴,小便黄,大便偏干,舌质偏红,且其发热时间短(约两周左右),故可知其病邪尚在阳明气分,正气尚存,但从其口渴而饮水不多,且发热以午后及夜间明显,舌质偏红、苔黄腻、脉滑数,知其邪虽在阳明气分,但已初入营分,综其病机当属气营同病,故治宜气营两清,以清营汤合白虎汤加减。《内经》云:“热淫所胜,佐以苦甘。”故以知母、石膏之苦甘以散热,甘草之甘以益气,正所谓热则伤气,甘以缓之。水牛角合丹皮凉血、止血,解毒散疲,生地、玄参、麦冬滋阴清热,茵陈、滑石清热利湿以消肿,连翘、荆芥透热转气,诸药合用以达气营两清之功。
~~@%&”~~~@%


3 葶苈大枣泻肺汤
出处:
《金匮要略.肺萎肺痈咳嗷上气病脉证治第七》糾篇:“肺痈,喘不得卧,
葶苈大枣泻肺汤主之”;“肺痈胸胀满,一身面目浮肿,鼻塞清涕出,不闻香臭酸 ~@%~~@%$#~
辛,渴逆上气,喘鸣迫塞,葶苈大枣泻肺汤主之”
《金匮要略.痰饮咳嗷病脉证治第十二》⑺篇:“支饮不得息,葶苈大枣泻肺
汤主之。”
方药组成:
葶苈(熬令黄色,捣丸如弹子大) 大枣十二枚

$%-!*~~#~@%


方义:
方中葶苈味苦性寒,开泄肺气之闭而排秽浊,尤恐其猛泻而伤正气,故佐以甘温之大枣,安中而缓和药性。
医案:
余某,女性,16岁.病起1970年夏季,发病以来,头昏目眩,耳鸣乏力,眼睑下肢浮肿,月经未潮,面颊蝶形红斑,复有薄白鳞屑。检查:精神萎靡,面色萎黄少华,声音低微,面颊有3. 5厘米X 3. 5厘米的蝶形红斑各一块,头发枯槁,稀少,尿少,双下肢浮肿,表皮光亮,指压凹陷。腹部移动性浊音明显,脉象细数,尺部尤弱,舌质淡红,苔薄白。体温36.2X:。超声波检查:4厘米腹水;胸透;两胸腔积液,左侧液平线相当于第六肋高度,右侧相当于第七肋下缘;心脏左心室较饱满,窦性心率,心电图正常。红细胞3.1xlO”/L,白细胞16. 5 X107L,血红蛋白103 g/L,红细胞沉降率33毫米/小时。尿:尿蛋白( + + + ),红细胞(+ + ),脓细胞(+ ),透明管型(少许),颗粒管型(+ )。肝功能正常,证属脾肾阴阳两虚,肾阳不振尤为突出,治用温补脾腎。1970年12月27曰处方:熟地15g,肉桂4. 5g,熟附片6g,萸肉12g,山药12g,泽泻15g,云荟15g, 大腹皮12g,五加皮12g。服药两周后,两颊红斑见退,下肢浮肿基本消失,鉴于胸水未消,改用标本兼治,方用葶苈大枣泻肺汤加味。1971年2月2曰处方:葶苈10g,大枣5个,甘草6g, 二冬各12g,枸杞12g,熟地12g,绿豆衣10g,桔梗6g。服药一周后,胸透报告:胸腔积液消失。..
&-!5^-!^)*~~

解析:患者初入院时,脾肾阳虚症状较为突出,症见:精神萎靡面色萎黄少华,声音低微,尿少,双下肢浮肿,此时应以温补脾肾为主,故投以金匮肾气丸加味,诸症缓解后胸水症状较为突出,此时病机为水饮停于胸膈,肺气不利,遂投以葶苈大枣泄肺汤以标本兼治。方中葶苈子开泄肺气而排秽浊;天冬、麦冬滋养肺肾之阴,同时防葶苈子泄肺太过而伤及肺之津液;枸杞补肾润肺,熟地滋阴养血,合二冬共奏固本扶正之功;桔梗开宣肺气;绿豆衣清热解毒、消肿下气;甘草则起调和之功。诸药合用泄肺利水,下气消痰,邪去而正未伤。

*~~@%$#~



4 桂枝芍药知母汤
出处:

《金匮要略•中风历节病脉证并治第五》M篇:“诸肢节疼痛,身体魁羸,脚肿如脱,头眩短气,温温欲吐,桂枝芍药知母汤主之。”
方药组成: &”~~@%
桂枝 四两   芍药 三两   甘草 二两   麻黄 二两   生姜 五两   白术 五两  知母 四两  防风 四两  附子 二两(炮)
方义:
方中桂枝通阳化湿;芍药和阴止痛;知母清热养阴;麻黄、防风驱风;生姜降逆止呕;附子温经散寒;白术燥湿;甘草和中。其中麻黄与白术相伍,驱表里之风湿。诸药合用,以达驱风除湿、温经散寒、滋阴清热之功。
&5^^)*~~&5^^)*~~

医案:
陈某,女,45岁。因乏力、恶寒、四肢关节及腰腿疼痛约二年,同时查肝功能不正常:TTT12u, CPT500u,血沉107mm/小时,于1980年9月11曰来诊。患者多年久居阴凉潮湿宿舍,院外诊为系统性红斑狼疮。一直用激素、消炎痛等,症无改善,舌淡裂、苔白,脉细滑,尺脉尤弱。根据舌脉症分析,属久居潮地,肾虚寒湿留著,拟补肾祛湿通络为主:寄生30g,独活6g,钩藤、伸筋草、豨莶草、知母、牛膝、苍术、白术、木瓜各9g,海风藤、威灵仙各12g,甘草9g, 加减生地、麦冬、茵陈等共服半年余,一至二曰一剂。GPT正常,TTT3U,血沉44mm/小时。神佳纳可,腰腿痛大减,停服激素,舌淡红、苔薄黄,脉细滑。药用生芪、茯苓各12g,防己、桂枝、知母、威灵仙、泽泻、牛膝.公英、黄芩各9g,桑枝30g,甘草9g。此方加减党参、阿胶、当归、白芍、白术等间断服药5个月,诸证均明显减退,LE(-),仅血沉34 mm/小时,已恢复全日工作,现仍在治疗中。 $%!*~~~@%$#~
解析:患者初诊时表现为肾虚寒湿内积,故以独活寄生汤加减用之,以补肾祛湿通络,腰腿痛症状明显改善。后予以桂枝芍药知母汤合防己黄芪汤化裁,方中黄芪、茯苓健脾益气渗湿;防己、威灵仙祛风除湿,通经络,止痹痛;知母清热养阴,同时益气,宣痹止痛;桂枝温经通络;桑枝祛风通络,善治上肢痹痛;牛膝通血脉而利关节,性善下行;甘草调和诸药。诸药合用,则风湿去、经络通、痹痛止。故后以本方加减党参、阿胶.当归、白芍、白术等益气养血之药以标本兼治。 $%-!*~~#~@%

医管家

附件列表


→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,请 编辑词条

上一篇如何正确认识中医下一篇《黄帝内经》 气血与脉象的关系

词条内容仅供参考,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
(尤其在法律、医学等领域),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。
0

收藏到: Favorites  

词条信息

admin
admin
超级管理员
词条创建者 发短消息   
  • 浏览次数: 7527 次

相关词条